由Noah Hawley所創作的《冰血暴》(Fargo)充滿了黑色幽默與名導柯恩兄弟(Coen Brothers)的經典元素,經過兩季之後已經普遍被認為是近幾年來最優秀的美劇之一,雖然跟前兩季比起來第三季刺激場景明顯比較少,整體故事安排也沒那麼緊湊,但精彩的演出與充滿濃濃「Fargo」味的劇情依然不減。

《冰血暴》每一季都是獨立的故事,這一季當然也不例外,這次故事來到了智慧型手機及臉書已經問世的2010年,一對兄弟Emmit Stussy與Ray Stussy(由Ewan McGregor一人分飾兩角)因為小時候的一張郵票發生爭執,弟弟Ray不滿哥哥Emmit利用這些父親過世後留下的珍貴郵票發展了成功的停車場事業,而當初選擇一台雪佛蘭的自己現今卻只是個沒出息的假釋官,他便與女友Nikki Swango(Mary Elizabeth Winstead飾演)共謀對哥哥展開報復,但一場脫序的謀殺將警官Gloria Burgle(Carrie Coon飾演)捲入了這個事件,而同時間Emmit的公司也受到一位自稱V.M. Varga(David Thewlis飾演)的怪人威脅,就像所有的《冰血暴》前作,這故事中間離奇的陰錯陽差配上片頭的「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顯得格外諷刺。

一人分飾兩角的Ewan McGregor在第三季開播前便引起熱烈的討論,實際上的效果也相當亮眼,這兩兄弟雖然臉長得一模一樣,但雙方極為不同的生活造就的性格及外表使他們判若兩人。如同《絕命律師》,這兩兄弟之間的關係推動了《冰血暴》第三季的整個故事,但相較之下Stussy兄弟間其實並沒有真正值得恨對方的地方,而是被許多誤會與旁人的煽動所驅使,很諷刺的是,他們之間的宿怨起源於郵票,卻也終結於郵票。

延伸閱讀:【影集影評】《絕命律師Better Call Saul》第三季:無解的兄弟難題

雖然《冰血暴》各季都有獨立的角色及故事,但全劇所呈現的主題卻相當一致,例如我們都會看到平凡人物因為困苦的生活被迫牽連上犯罪,像是第一季的Lester Nygaard、第二季的Blumquist夫婦及這一季的Stussy兄弟,劇中也闡述這些孤立無援的小人物與犯罪組織及警察之間的關係。在本季中即便是像Emmit Stussy這樣有權有勢的停車場大亨,面對V.M. Varga這樣的惡勢力也只能被當作棋子般擺佈,他的生活在誤殺弟弟Ray之後更是陷入一團混亂,雖然他在最後脫離了V.M. Varga的掌控並試圖回到平靜的生活,卻仍免不了面對自己的宿命。

另一點在《冰血暴》中屢見不顯的題材便是離奇的巧合所造成的遺憾,而這一季中許多角色都因為擁有Stussy的姓氏而遭逢不幸,例如Gloria的繼父Ennis Stussy便因為名字接近Emmit Stussy而慘遭殺害。在第三集中Gloria前往加州調查這位不太熟的繼父的背景,從她訪談的人口中拼湊出繼父悲慘的過去,並發現原來她的繼父是從汽車旅館馬桶上的文字獲得靈感而決定改名Ennis Stussy,這個決定卻注定了他在晚年時的慘死,這段故事雖然與本季主線劇情無關,卻也凸顯了劇中角色無法掌控自己命運的無奈。

真實與虛構的意義與區別一直都是《冰血暴》的重要主題,但之前可能都沒有像在這季中那麼頻繁地被提及,本季一開始便由一段發生在東柏林的審問表現「故事」跟「真相」間的曖昧關係,而之後的劇情也以Gloria與V.M. Varga這兩個角色做更深入的探討。這兩位角色在故事中雖然互為對立卻又在某種程度上算是一體兩面的存在,Gloria在婚姻失敗、事業不得意的情況下極度懷疑自己的存在,甚至連自動門、感應式水龍頭、給皂機等機器都不賞臉地拒絕承認她,直到在本季後半段時她才在另一位女警官Winnie Lopez的鼓勵下消除對自己的懷疑。而V.M. Varga這樣一口爛牙、暴食又嘔吐、來無影去無蹤的反派本身就有一種不真實感,擅長操縱「真相」的他給予了警方一個逼真的故事,讓有罪的Emmit Stussy脫罪並離開警局。這兩個角色在善惡上分別是天平的兩端,但卻又同樣處於真實與虛構的模糊界線。

《冰血暴》從開播以來便維持著特立獨行的風格,而本季也有一些令人拍案叫絕的獨特橋段,例如在第三集中利用一個不斷重複著「I can help!」的機器人的動畫來表達Gloria對於案情的迷惘與無力,將《冰血暴》從「非典型」的影集帶往另一個更實驗性的層次。第四集中則用了一首著名的兒童交響樂作品《彼得與狼》來代表劇中主要角色,這個交響樂的故事在某種程度上也影射了角色間的關係,例如代表Emmit的小鳥與代表Ray的鴨子在故事中便不斷地爭吵,而《彼得與狼》故事主軸是善良的彼得要抓住邪惡的狼,這也點出了Gloria與V.M. Varga之間互相對抗的關係。

如同《冰血暴》第二季神來一筆的飛碟事件,超自然的力量也出現在第三季中並左右著角色們的命運。第八集中從撞毀的移監車中逃走的Nikki與Mr.Wrench(是的,第一季中只會手語的Mr.Wrench)在離開樹林後來到一間保齡球館,在那裡Nikki遇到了曾在飛機上及加州酒吧與Gloria搭訕的神秘男子Paul Marrane(Ray Wise飾演),讓她與Ray轉世成的一隻貓道別(有趣的是,Nikki在《彼得與狼》故事中的代表就是貓),並給予她「對抗邪惡」的任務。劇中並沒有明說Paul Marrane的角色意義,但他之後在保齡球館中要V.M. Varga的手下Yuri Gurka面對過去的罪惡,暗示著他可能是上帝或天使,而這個角色由演過《雙峰》的Ray Wise詮釋可能再適合不過,因為《雙峰》本身就是一部風格怪誕且充滿超自然力量的經典影集。

Noah Hawley所創作的《冰血暴》在第一季便向柯恩兄弟1996年的《冰血暴》電影作出大量的致敬,在第二季中更是與許多柯恩兄弟其他的經典電影產生連結,而這季中也有許多非常有趣的地方值得注意,例如目睹移監車車禍現場的無辜路人遭到殺害及Nikki在汽車旅館被逮捕的橋段都明顯是對《冰血暴》電影的致敬,而Nikki與Mr.Wrench在保齡球館中的一幕則是出自1998年柯恩兄弟的邪典喜劇《謀殺綠腳趾》。除此之外,本季三大角色警官Gloria、V.M. Varga與Stussy兄弟之間的角力也會讓人聯想到2007年的《險路勿近》,這部現代西部片也是圍繞在分別代表極善、極惡與善惡兼具的三位主角身上,不同的是電影《險路勿近》裡的警官Bell(Tommy Lee Jones飾演)最後因為無法逮補殺人魔而活在意志消沈的退休生活中,但《冰血暴》第三季中的警官Gloria則在本季尾聲時與追捕已久的V.M. Varga狹路相逢。

延伸閱讀: 【電影影評】《謀殺綠腳趾The Big Lebowski》:充滿禪意的經典喜劇

結局中Gloria審問V.M. Varga的橋段可能是本季最有趣也最評價兩極的一幕,這一幕也與本季一開始在東柏林的審問前後呼應。轉調到國土安全局的Gloria遇到了從人間蒸發多年的V.M. Varga,雙方在訊問室裡進行了一段對於「真實」與「虛構」之間的辯論,漂亮地將故事拉回到本劇的中心思想,有趣的是最後編劇並沒有給觀眾一個明確的答案,而是將鏡頭停在一扇關閉的門及行走的時鐘,五分鐘後是否如V.M. Varga所說會有人從門中走出解救他,或者一切都只是他在虛張聲勢,這樣的答案觀眾將永遠無法得知,這也是《冰血暴》第一次採用開放式結局的一季。開放式結局並不一定是很好的說故事方式,尤其電視劇的觀眾會比較能接受一個令人滿足的結局(不論是好的結局或是悲劇的結局),但或許明確的結局其實一點都不重要,正如V.M. Varga所說,「人們只看到自己所相信的」。

延伸閱讀:
【影集影評】《冰血暴Fargo》第一季:如果只有你是對的,其他人是錯的
【影集影評】《冰血暴Fargo》第二季:風格獨特的必看之作
本站評分
total
9

發表留言

留言不能是空白
名字不能是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