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推出的影集《毒梟》(Narcos)在2015年首播後便獲得許多正面的評價,將已被大眾熟知的哥倫比亞毒梟Pablo Escobar的故事改編成如此刺激緊湊的影集不但令觀眾耳目一新,也證明美劇在取材上愈來愈多元。

第二季接續著上一季劇情,Pablo在軍隊包圍下順利逃出監獄「大教堂」開始逃亡的生涯,起初他還有金錢及對他忠心的手下,一切跟以往並沒有太大的差別。然而上季末丈夫被殺的Judy Moncada決心要復仇並與卡利集團合作,後來更組成了「Los Pepes」游擊隊,運用DEA探員Peña提供的情報給予Pablo沈重的打擊。Pablo曾嘗試將妻兒老母送出國確保他們的安全卻被政府阻撓,甚至落得一家人被軟禁在飯店裡的下場,最後搜查隊運用Pablo與妻子Tata聯絡的無線電信號順利找到Pablo的藏身處,在一場刺激的屋頂追逐戰中,這位大毒梟遭到射殺,結束了傳奇的一生。

《毒梟》第二季加入了Limón(Leynar Gomez飾演)及Maritza(Martina García飾演)這兩名新角色。在Pablo剛逃離大教堂時,他需要掩護以便在城中移動,此時開計程車維生的Limón被找上,並說服好友Maritza假裝乘客以便讓Pablo藏在後車廂。一開始Limón在劇中表現得與其他Pablo手下非常不同,他富有感情、不如他人冷血,對於牽連Maritza捲進一連串事件並飽受威脅感到抱歉。在第四集「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Dead 」中,Limón為了保護Maritza於是要她將Pablo的情報交予Peña,搜查隊獲得這個情報後便由上校Carrillo帶隊出發追捕Pablo,沒想到卻在路上中了埋伏,從第一季就開始追捕Pablo的上校Carrillo便遭Pablo行刑式槍殺,此時觀眾才知道原來一切都是Limón設計Maritza,利用她給予搜查隊假情報讓Pablo能順利除掉這個巨大的威脅。這段令人吃驚的劇情無疑是本季一大爆點,但Limón的這個轉變卻相當不符合一開始的角色塑造,令人覺得十分唐突。本季後段Pablo的手下相繼內鬥、變節時,原本看似心思細膩的Limón卻仍無怨無悔地追隨潦倒的Pablo,甚至為了替他籌錢狠心殺了Maritza,讓人覺得這個角色已經扁平到只剩下不知從何而來的忠心。

DEA探員Steve Murphy的個性在上一季追捕Pablo的壓力下變得愈來愈黑暗,本季一開始由於妻子Connie受不了哥倫比亞充滿恐懼的生活而帶著孩子回國,Murphy終於情緒爆發在機場廁所裡痛毆一名吸毒的旅客,這失控的舉動在夥伴Peña向上司擔保後獲得原諒,然而耐人尋味的是,Murphy在這之後戲份愈來愈少,並未繼續多加詳述他的心境,幾乎淪為本劇的旁白,相較之下重心都偏往他的夥伴Peña身上。Peña在這一季扮演的角色相當重要,因為親眼目睹上校Carrillo為了殺雞儆猴不惜殺害孩童而烙下陰影,後來在上校遭殺害後了解到單靠公權力絕對不足以對抗Pablo的他,利用「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道理在暗中幫助卡利集團及Los Pepes,對Pablo搖搖欲墜的毒品帝國來說無疑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寫到這裡相信不少讀者一定覺得我認為這一季《毒梟》並不好看,但其實剛好相反,我認為第二季比起第一季更好,主要原因是整個故事主軸都移到了Pablo身上。第一季描述了Pablo如何建立起他的毒品帝國,在哥倫比亞呼風喚雨的他對一切予取予求,彷彿沒有什麼是他無法掌控的,他想當國會議員就可以當國會議員,他想要誰的命那個人就得死,甚至連坐牢都可以住在自己建造的豪華監獄裡。但是在他的表哥Gustavo死後,這個帝國便以超乎想像的速度崩潰,在這季中亟欲報仇的他對敵人毫不留情,甚至親自手刃Judy的弟弟Jaime,讓Judy這個不定時炸彈忍無可忍投靠卡利集團尋求協助,Pablo從此以後被Los Pepes的游擊戰弄得疲於奔命、元氣大傷。在一次聖誕夜的時候,逃亡生活中悶了許久的Pablo媽媽(相信是本劇最被人討厭的角色之一)偷偷出去做彌撒,卻被Los Pepes的眼線發現,導致Pablo全家人又差點被敵人屠殺,此外,這段有全劇最緊張、將近三分鐘一鏡到底的槍戰。

S2E6 “Los Pepes” 中精彩槍戰片段:

驚險逃出的Pablo一家人在新的躲藏處落得只能在聖誕夜燒鈔票取暖,令人不勝唏噓,此時Pablo才終於發現大勢已去,決定將家人送出國外,在之前擁有無數次機會做這件事情的他卻碰到鐵板,只能使用無線電與被軟禁在飯店的一家人通話,Pablo與Tata在無線電上的數次對話都相當感人,也讓人憐憫這對夫妻的下場。

最後逃亡中的Pablo有兩段值得一提的劇情,一次是遭遇眾叛親離的Pablo與僅存的手下Limón逃去父親的農莊避風頭,蓄著大鬍子的他落魄不已,在父親家中過著簡單又自給自足的生活,或許是對飽受威脅的日子感到厭煩,他與父親討論到未來想在附近建造一間農莊,將家人接過來居住,但他的父親在爭吵中要Pablo應該要他所做的選擇負起責任,並承認其實對自己兒子的所作所為感到羞恥與心碎(與一味護航他的母親相反)。再次遭受打擊的Pablo最終決定回到麥德林面對自己的命運,在麥德林藏身處的他過了自己的44歲生日,一場當上哥倫比亞總統的白日夢配上家人透過對講機對他唱生日快樂歌的場景顯得格外諷刺,萬念俱灰的他也讓人不禁聯想到《絕命毒師》中的Walter White與《教父》中的Michael Corleone在最終時刻的影子。

另一個值得一提的劇情是在第十集中Pablo在公園裡神遊時,遇到了Gustavo的「鬼魂」,向他訴說對他的想念,並認為一切都在Gustavo死後開始分崩離析。Gustavo在劇中扮演著Pablo陣營裡的軍師,也是他的帝國成功的關鍵之一,在第二季第六集一開始的回顧畫面裡,我們看到Pablo與Gustavo在比賽賽車,這段劇情除了解釋那張合照的由來,重點是Gustavo在比賽中贏了Pablo,並告訴Pablo他會輸的原因是因為他太過固執。Pablo曾擁有世界上大多數人都無法想像的金錢、一個愛他的家庭,與忠心的好友及手下,或許他行事作風低調一些、稍微知足一些並聽從旁人的建議,這一切的悲劇便可以被避免,但他選擇了固執己見,導致家破人亡,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了代價。最後Pablo在槍戰中被搜查隊擊斃,身為本劇反英雄的他的死亡令觀眾感到惆悵與憐憫。

《毒梟》最令人感動的地方就在Pablo這個反英雄角色的刻劃,從第一季的崛起到第二季的敗亡敘述得相當流暢。他與妻子Tata的互動也是本劇的亮點之一,始終深愛著丈夫且支持丈夫的她,在第二季中已厭倦活在失去Pablo的恐懼中,但Pablo只答應她如果情況失控便會舉家出國,諷刺的是最後Tata卻是尋求卡利集團的協助才能逃離哥倫比亞,在Pablo死後這一家人終於得以回歸平靜的生活,然而他們已一無所有。劇終DEA探員Peña因為暗中與Los Pepes的合作而被送回美國懲處,出乎意料地我們得知原來DEA在Pablo死後決定繼續追捕卡利集團,這也會是接下來Netfix已預訂的第三、四季的主軸,然而《毒梟》前兩季都建立在已廣為人知的Pablo故事,失去高知名度的Pablo的《毒梟》是否能延續以往的成功,便考驗著編劇的功力。

延伸閱讀:
【影集影評】《毒梟Narcos》第一季:令人上癮的毒梟傳奇

【影集影評】《毒梟Narcos》第三季:依然精彩的後毒梟時代
本站評分
總分
9.3

發表留言

留言不能是空白
名字不能是空白